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

二等精英逃离北上广深,为什么又不适应小城生活?

2020-05-16 22:09:26评论 it 精英 北上广

 

二等精英逃离北上广深,为什么又不适应小城生活?

逃离北上广深已经是喊了很多年的口号,但依旧有大批的年轻人如飞蛾扑火一般来到这些超级大都市,踌躇满志地想干一番事业,而且回头对着家乡大喊:混不好,我就不回来了,大有点儿“衣锦离乡”的意思。但事实是冰冷的,房东的脸总是挂着冰霜,好像稍不高兴,就会打出一记钻石星尘拳。然后,比钻石星尘拳,更可怕的是连年上涨的房租。早在十年前,北京的平均房租是2700元,令人尴尬的是应届毕业生的平均工资仅有2500元。如今时过境迁,房租和工资早已变得不符合逻辑,但入不敷出,一直是年轻人的尴尬。而年纪稍长一些的资深北漂、沪漂,则更是要面对梦魇一般的房价。这些年,超一线城市的房价好像做了火箭一样直冲云霄,如同深圳京基100大厦一样,令人一眼望不到顶。仅仅这一点儿房子的事情,就令99%的外地人丢掉归属感。帝国大厦、明珠塔、华侨城,这些都很美好,却容不异乡的灵魂,特别是那些疲于奔命的二等精英,更是有种“多呆一分钟”就是浪费生命的感觉,逃离成为唯一选择。

显然,逃离北上广深是无奈之举,甚至算不上一种“轻松”的行为。北上广深的二等精英们回到家乡小城,没有“衣锦还乡”的荣耀,反倒是要继续花费巨大的精力来适应新生活。如此境遇令人唏嘘,也让国家管理者重新思考:如何安放一个个不羁的灵魂。

二等精英逃离北上广深,为什么又不适应小城生活?

北上广深,究竟有什么魔力?

在北上广深生活工作压力大,最本质的原因在于,他们占有的资源非常丰富,令很多有识之士、精英、热血青年都趋之若鹜,最终导致人均所占有的资源下降。况且,尖子生们在一起,总会产生些“好斗”情绪,把整个节奏都带起来了。相信去过深圳的人都知道,走在路上会突然冒出一段横着的电梯,加速行人的速度。快餐在深圳也非常流行,店家甚至能把“水煮鱼”做成类似方便面之类的料包,只要一冲就能吃了。夜里九点的地铁依旧拥挤,大家都在忙着回家,更确切地说:回到矮小潮湿的出租屋或者地下室,还不忘拿出考公务员、英文证书的资料…..青春热烈且心酸。

心灵鸡汤说:这些境遇都只是暂时的,教唆大家幻想奋斗成功之后的场景,但这个“暂时”因房价的关系,变得无限漫长,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一辈子。有些人想明白了,于是收拾行李,潇洒离开;有些想不明白,只能等着想明白,再狼狈离开。

北上广深究竟有什么魔力?这是一个简单又复杂的问题:之所以说它简单是因为只消看一眼都市的灯红酒绿、外滩夜景、三里屯魅惑,就能感受到它们的魔力;而之所以说它复杂是因为“都市竞争”把人类分成清晰惨烈的三六九等。处于顶端的人,可以享受充分的物质供应和精神供应,比如娱乐明星动辄坐拥北京2600平方米的别墅;而处于底端的人所能享受的物质供应非常有限,精神供应几乎为零,正如北漂连个地下室都买不起,就连所谓的“二等精英”,也无法享受大都市的美好。

事实上,北上广深能把精英们聚拢到一起,和中国的城市规划有很大关系,比如我们在小学课本上就知道北京是我国的政治、经济、金融、科技、体育中心,也就是说,一个城市占据了几乎全部的优质资源。笔者有一位搞篮球的朋友,他坚持留在北京,原因是回到老家之后,就只能当体育老师,只有在北京才有机会碰到好的教练。即便是无法打CBA职业联赛,也能干解说、裁判、助理教练等等。同样地,互联网、写代码、游戏、动漫等从业者,一度只有在上海、深圳才能就业。此外,大学的地址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就业城市,这样北京、上海就有绝对的优势。坦白讲,我不喜欢现在清华、北大的招生方式,他们把各个省份的高考状元都招致麾下,等同于“教小鸟飞”,却最终把他们培养成“二等精英”,加之,风投、金融、创业也只有在大都市里才有,自然有魔力。

二等精英逃离北上广深,为什么又不适应小城生活?

小城故事,如何安放不羁的二等精英?

随着逃离北上广深的口号日益深入人心,越来越多的“二等精英”在攒了一些钱之后,陆续返回家乡,但如前文所述,这并不是光彩的行为,没有衣锦还乡的感觉,甚至算不上一种“轻松”的行为,谁回家乡谁知道。

首先,二等精英回到家乡,基本要换工作、换行业,这意味着他们要丢掉自己用最好年华所换来的经验。同样地,所积累的人脉也会消失殆尽,比如写代码的程序员,回到家乡之后就只能应聘中学的计算机老师。好在,大城市的不如意以及创业失败的经历,都能成为二等精英的课程素材,有些学生会听得如痴如醉,十年之后也有可能再战北上广深;其次,小城生活安逸、压力小,没有太多激情,二等精英们在大城市中每天都在“处理重口味儿”的工作,回到家乡只能干一些“清淡工作”,这本身就是一种挑战和煎熬,加之,同龄人每天的生活就是:去吃、去喝、去生育,大都稳稳的二胎在手。显然,二等精英很难融入这些“家长里短”之中,孤独感、非主流感都令人饱受折磨;最后,小城中同样有复杂的人际关系、地域江湖,二等精英凭借自己的学历,通常会去考公务员,应聘国企有编制的岗位,但连续地冲击失败之后,才知道:小城池的水,也很深。

好在,国家管理者已经充分认识到经济不均衡问题,正在积极地解决之。不仅快速发展武汉、成都、西安、杭州等二线城市来收容二等精英,还能有“雄安新区”这样的神来之笔,更拉风的则是高铁网络,把大都市和小城连接得更紧密。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我们会看到更多的科技、金融、经济、体育的副中心。(科技新发现康斯坦丁/文)


发评论

    评论
  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作者文章

      

   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